辽源保险交流组

复盘P2P六次暴雷潮和4000家问题平台 这次有啥不一样?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近年来,P2P行业的雷声源源不断,一雷大于一雷。

最近,上海、杭州、深圳等地的经济调查非常繁忙。

最近,P2P投资人很受伤、也很恐慌。

一、小星复盘P2P行业六年惊心动魄的暴雷潮

雷潮年年有,今年特别猛。

在雷电交加的浪潮下,不仅P2P投资者受到伤害,P2P行业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。

小星根据网贷之家发布的P2P行业年报,制作了一份历年P2P行业正常运营平台及问题平台数量统计表,如下图:

从上表可以看出,从2013年P2P开发第一年到2018年P2P归档第一年,P2P行业每年都有平台问题,其中2013年有76个问题平台,2014年有275个问题平台,2015年问题平台896个,2016年问题平台1741个,2017年问题平台645个,2018年上半年有323个问题平台。

小星先和大家复盘一下,亲历的P2P行业六年暴雷潮。

2013年雷潮:高利益集团矿山

2013年P2P行业有许多高息平台,年化收益动辄高达30%、40%以上。

当年,一批领导,除了考察平台外,主要引导投资者组建集团投资于高利率平台,凭借团友谈判平台价格的优势,为了更高的回报,许多投资者蜂拥而至。

因此,国庆节过后,P2P行业迎来了第一波雷雨,首当其冲的是高利益集团平台。

雷潮过后,当年名噪一时的包子团、咳咳团、布丁团、阳光团等大大小小的团长及组团投资人纷纷折戟、几乎无一幸免。

当时,最大的雷飞网赢得了世界,在四个月的运营中累计营业额达七亿八千万元,回报率近两亿元。网络赢得世界可以说是各种毒药、高利率、集团、虚假标准、自负盈亏、取消竞价,当时P2P平台的不良技术并没有落在后面。

2、2014年雷潮:网贷名人雷

网贷团长销声匿迹后,网贷名人将团长覆灭的原因,归结为团长无法深度参与平台运营,难以把控平台风险。

因此,一些在线抵押贷款名人干脆跳进P2P业务的海洋,或者打开自己的平台,或者作为运营高管或负责人加入该平台。

当年,网上信用名人在投资者中的吸引力和影响力与当时一样高,名人平台或运营平台也很受欢迎。

当年国庆节后,网贷之家在三周年庆上特意搞了一个主题为“倒闭潮今年是否会再现”的话题辩论,正反双方唇枪舌战好生热闹。

当年12月,网贷名人、网名“蚂蚁压猴”的潘春雨,担任运营的中汇在线提现困难,涉及未兑付资金2.6亿元。与之合作的新浪微财富等第三方平台也因此踩雷,微财富最终为投资人垫付5000多万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在平台论坛发帖,自爆广州纸业贷款项目出现1亿元坏账、平台进行垫付,红岭创投人气不降反增。

贷款团伙因合作前海租赁批债券逾期1280万元,平台创办人尹飞公开宣称“不要走下坡路”,平台人气大跌,从此走下坡路。

当时,P2P平台是否应该是投资者的底端,也在业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。

“五雷轰顶”、“八雷舞蹈”,最多的一天暴雷12家平台,2015年的雷潮,不仅让不少网贷名人身败名裂、身陷囹圄,也让不少稳健型投资人损失惨重,甚至有部分投资人直接退出。

2015年雷电潮:自筹雷电,股市血雷,通过雷霆探测。

2015年1月,高息、自融平台里外贷暴雷,涉及未兑付资金9.34亿元。

受里外贷牵连,关联平台、另一网贷名人网名“船长”担任运营的上咸bank也因提现困难暴雷。

同月,另一个自负盈亏的平台是一个在线地雷风暴自筹平台,涉及9.21亿美元的未支付金额和1万多名投资者。

当时,网上贷款和繁荣是P2P行业最大的自筹平台和雷暴平台,而作为部分投资者标准的“自筹安全理论”的神话被打破。

2015年春节后,股市由熊市向牛市转变,P2P投资者转向股市,大量资金从P2P转向股票市场,再加上当时大多数平台上存在时间不匹配、当前产品等问题,P2P行业迎来了第一轮流动性短缺,许多平台都没有抵制股市的直接挂牌。

今年下半年,深圳经济调查对P2P平台的管辖范围内展开了一次调查,资助了所有被惊吓和安全登陆的企业。

12月初,深圳对e租金宝物进行了调查,然后立案调查,涉及未支付资金380亿元,涉及数十万投资者,P2P和金融市场冲击,影响仍然存在。

国祥资本等平台也进行了调查和备案。据介绍,深圳数百个P2P平台由于经济调查的介入而被关闭,雷电调查已成为P2P行业的一个新名词。

4.2017年初2016年底的雷潮:国家资本高归我国。

5月20日,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分局出动300多名警察,对e速贷100多名工作人员实施抓捕,五天后被定性为“非法吸存”,简单粗暴的经侦雷再起争议。

8月,离线理财公司国阳财富支付困难,影响了相关的在线按揭名人王建章(网名“曾经”)参股并担任CEO国城金融,9月,国城金融雷电。

2016年,不仅每月有200多个平台的历史,而且全年有1741个平台的历史。

从2016年底到2017年初,在国有背景的旗帜下,大量的高回报羊毛平台遭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。

2017年1月的同一天,国资起源系旗下聪明投、奶瓶儿、早点儿、火牛财富、玩儿家、钱罐儿、乐行理财、海新金服等8家平台,不约而同的发布同一则通知:由于老板方凡的经营不善,导致整个起源系资金链断裂,大部分用户难以提现到账。

第三方返利平台券妈妈,也在这次雷潮中,变身为投资人口中的“雷妈妈”。

第二,2018年的P2P雷潮,有什么区别?

过去,P2P行业的年度雷暴一般始于国庆节后,春节之前,尤其是12月和次年1月。

去年12月监管部门下发文件《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2018年4月底之前完成主要网贷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,6月底之前完成全部。

P2P行业开始出现“唱片矿”,如去年的雷电平台亚塘金融、领先鸟类等;

此外,亦不时有公布撤销清盘的申报平台,例如即时财务管理等。

一般来说,发行平台的数量并不多。

然而,发端于端午节唐小僧崩盘的这波暴雷潮愈演愈烈,不少投资人开始变得惶恐不安。

小兴觉得用言语安慰大家太无力了。我们要做的是分析今年雷暴的成因,总结问题平台的风险点,以避免重击雷电。

小星星,请分析一下今年暴风雨的原因:

1、庞氏骗局的崩盘

毫无疑问,在这一波雷潮中,唐小僧、投融系三兄弟(多多理财、投融家、萌小薪)等问题平台,都是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P2P平台。

2.当前产品涨潮的踩踏效应

尽管监管机构长期以来一直禁止P2P平台提供有需求的产品,但由于投资者对高流动性和高需求产品收益率的偏好,许多平台仍违反了规则。

P2P平台活期产品的底层资产,多为短债长投,或是资金池,平台流动性压力较大。

遇到危机时,活期产品平台越是无力兑付,投资人越是恐慌式赎回,平台的流动性压力也就越大,容易形成恶性循环和投资人更大的恐慌。

唐小僧的忽然崩盘,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,联璧金融、牛板金、米袋计划、旺财猫、饭饭金服、火球、一两理财、PP基金等有活期产品的平台广受波及,迎来投资人大规模、恐慌式的赎回。

此外,连壁、牛金、水袋、富贵猫等平台此前都被炸毁,平台洞巨大,目前运行的潮水冲击效应,已成为这些平台崩溃的导火索,加速了平台的提前坍塌。

3.金融“去杠杆化”导致了P2P平台的后期浪潮。

国家财政“去杠杆化”政策直接表现为市场资本流动不足,俗称现金短缺。

市场钱荒对P2P平台而言有两大利空,一是借款人或企业大量出现违约、无力偿还;二是贷款端市场没有新的资金方机构进入充当“接盘侠”,平台没法“转贷”,逾期只能自己扛。

这不是,道口贷款逾期,信用财富逾期,爱投资逾期。

4、 挥之不去的自融毒瘤

上市平台上充满了资金,成为上市公司股东天马股票的提款机。

联璧金融、华夏万家金服,被爆与斐讯有自融和关联融资。

贷款余额为40亿元人民币,平台老股东与原董事共同出资315亿元自融项目。

在这波雷潮中,自融平台的例子简直是不胜枚举。

5、 国资背景荼毒深远

中国住房部五星级财富、和事部财母、天府财务部等国家背景平台不断失败,事实上,这些国有背景早已声名狼藉,国有品牌信用早已成为一个笑话和负面。

6个。平台受到打击暴力收藏等政策的极大影响。

和时代是第一个宣布结束的平台,因为政策打击暴力收集。

天鸽五虎之一的图腾贷,因为政策严打暴力催收,车贷业务出现巨额逾期,平台公告展期还款。

小星听闻,已经有部分车贷平台在悄悄关闭车贷借款端门店,平台资产端工作重心从业务开发专项贷后催收。

第三,在雷潮下,保持信心和掌握防雷技能是非常重要的。

雷潮之中,踩雷的投资人很受伤,忙着维权。

没有踩到雷声的投资者感到恐慌,他们担心他们投资的平台会爆发雷声。

小星想说的是,大家不要被当前的暴雷潮吓倒。

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,有些平台不是严格意义上的P2P平台,比如唐晓芳不承认自己是P2P平台,有些平台是庞氏骗局;有些平台存在着非常明显的政策风险,如离线财务管理、现有产品等;有些平台存在很明显的缺陷和风险,如自筹资金、高回报羊毛、销售、国有等。但在后台实力强、遵从性稳定的P2P平台下,整体风险仍然相对较小。

事实上,过去的每一年,P2P行业都会迎来一波雷潮,2016年甚至创下一个月暴雷200多家、全年暴雷1740多家平台的记录。

每一次雷潮,P2P行业都会遭遇一场信任危机。

然而,在雷电之后,P2P行业仍将焕发出新的活力,参与投资的人数、行业贷款规模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
举报 | 1楼 回复